乐鱼app-首页登录

乐鱼app

院内办公OA登录帮助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
北医三院胸外科联合心脏外科完成肺癌心包内侵犯左全肺切除术
作者:金亮   来自:胸外科 心脏外科  时间:2022-1-5   文章点击率:  栏目点击率:

    2021年12月3日,患者李先生走进北医三院大门。身边是他的爱人,她手里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袋子,袋子里装着李先生的CT片、检查报告单等厚厚的看病资料。这些资料已伴随着他们辗转多家医院,袋子越来越重,他们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 他们挂的是胸外科马少华主任的号。来到胸外科专家门诊,默默等待。终于,轮到李先生进入诊室。

    看过患者的资料,马少华主任开门见山。“才48岁!从资料看,诊断明确,您知道自己的病吗?是不是抽烟?”

    “是的大夫,是肺癌,鳞癌。说是我这整个左肺上叶都被堵死了。我抽了20多年烟了,现在想戒也晚了。您看,我还有手术机会吗?”李先生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安。

    原来,袋子里几乎包括了所有的检查结果:增强CT,PET-CT,气管镜,病理活检……左肺上叶鳞癌诊断明确,但因为肿瘤位置特殊,李先生很难有手术机会。

    患者罹患的是中心型鳞癌,即从气管内长出,长到一定程度就会进入肺内,堵塞呼吸道,甚至向外生长,侵犯大血管及心包。70年前世界上的第一台肺癌手术,就是鳞癌的开胸左全肺切除。从全切到只切除左肺上叶,到袖状切除,即只把病变侵犯的气管切除,再到现在的达芬奇机器人下完成微创手术,肺癌的治疗随着手术技术进步而进步,尤其是达芬奇机器人手术,北医三院胸外科已完成近200例,其中不乏肺段切除术和袖状切除术。

    面对李先生的片子,马少华主任摇了摇头。

    “大夫,他才40多岁,哪怕有一线生机,我们也想试试,不放弃!”站在一旁的李先生爱人急切表达着自己心情。

    肿瘤已将李先生左肺上叶完全堵死,整个左肺上叶表现为阻塞性肺炎,肿瘤同时侵犯给左肺供血的动脉主干血管,加之左肺下叶严重的支气管扩张,下叶动脉血管和肺组织都无法保留,不仅无法袖状切除术,即使全肺切除术,在心包外操作也无从下手。

    马少华思考后说:“因为肿瘤位置特殊,会涉及心脏外科,即使手术,必须胸外、心外同台进行。请您等消息吧。”

    “有的医院说放疗,但效果有限。我这反复发烧,用多少药也压不下去,我愿意等,只要能有机会手术!”患者说。

    李先生的手术只能打开心包,从心包内切除肿瘤,需要胸外科和心脏外科医生一同手术。由于肿瘤与心包之间缝隙狭窄,一旦无法通过间隙分离,只能终止手术。因为强行分离,极易出现大出血,后果难以预料。经过胸外科与心脏外科多次会诊,最终确定了手术方案。

    2021年12月27日,在期待与忐忑中,李先生被推进北医三院手术室。手术室内,胸外科主任马少华、副主任王京弟团队,心外科副主任张喆团队,已准备就绪。

    如术前判断的一样,手术非常艰难。由于肺部炎症,胸腔弥漫粘连,再加上左肺实变,坚如磐石,难以萎陷,胸腔空间狭小,给手术又增加了不少难度。手术在胸腔镜辅助下,充分松解胸腔粘连,随后进入到最为关键的环节—切除肿瘤。

    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,必须保证在游离肿瘤的同时,不损伤心脏结构,尤其是已经被肿瘤包裹的主动脉与肺动静脉。

    打开心包,在张喆副主任协助下,马少华主任在仅有2-3mm的狭小组织间隙中,小心游离着主动脉,左肺动脉,左肺静脉与心耳。

北医三院胸外科联合心脏外科完成肺癌心包内侵犯左全肺切除术

胸外科马少华主任(右)、心脏外科张喆副主任(左)为患者进行手术

    这尤如拨开两张粘在一起的纸,一旦稍有不慎,就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大出血。在一系列的剥离、松解、套带,切割与缝合后。患者既保留了未被肿瘤侵袭的血管,肿瘤又被彻底而完整地切除下来。随后,张喆副主任继续用补片将打开的心包细细缝合,把心脏重新固定在安全的位置。心脏被重新保护起来!这时候,医护们才长长疏了一口气。

    由于术前准备充分,整个过程完全按照术前讨论的预案进行,医生间配合默契,手术历时3个小时,将近5斤的左肺被完全切除,肿瘤直径8cm,将近一个拳头大小,患者术中出血200ml。

    术后,患者被安全送回普通病房。术后第1天患者便可下地活动,为了预防吸入性肺炎,给予患者鼻饲营养。术后第3天患者恢复自主饮食。术后第6天2022年1月2日,冬日暖阳中,李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,恢复顺利,拔除引流管,安全出院。

北医三院胸外科联合心脏外科完成肺癌心包内侵犯左全肺切除术

胸外科马少华主任(左三)、王京弟副主任(左一),心脏外科张喆副主任(左二)等术后查房

    心脏外科与胸外科均起源于心胸外科,随着专业的细化而逐渐成为独立科室。此次因救治患者,两科联手,共同面对疾病。终于挽救了患者的生命。以患者为中心,优势互补、多学科协作,这是综合医院的优势,更是患者的需求。